位置:首页 >> 节能

顺友只在大队的菜园旁和二丫儿过了一次家家

2020-01-20 23:35:12

顺友只在大队的菜园旁和二丫儿过了一次家家,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当饭后的话嗑到处散播,越传越离谱。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,很快传到大哥的耳朵里。顺友的大哥是大队的民兵连长,他马上派两个民兵,把自己的弟弟带到大队部,严加讯问。
顺友从小没爹没娘,是大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的,大哥对这件事非常重视。况且,那个二丫儿的父母是村里的地富反坏右。据说解放前她爷爷曾是昌滦乐一带有名的富户,抗日期间多次给日本鬼子通风报信。解放后,她家被定成地主成份。文革中,她们一家又被定为反革命分子。每逢召开批斗大会,她父亲都要在台上弯腰低头陪绑。台下的群众振臂高呼:只许你们老老实实,不许你们到处乱窜,煽风点火,破坏社会主义。坚决打倒地富反坏右,让汉奸恶霸永不抬头。如今自己的弟弟和汉奸的孙女来往,还传出这么多绯闻,这还了得。
顺友大哥复员回家结婚时,村里好多小青年都来凑热闹。有的让新娘子点烟,有的让新娘子背毛主席语录,还有的偷偷摸新娘子的屁股。顺友也在洞房看热闹。隔壁的二丫儿妈悄悄把他拽出来,嘱咐他:“傻小子,你哥的洞房不许随便进的。走,去婶儿家去玩。”“不嘛,你家没我家热闹。”“走吧,让你大哥和你嫂子早点歇着。听话,等你长大了,婶儿给你说媳妇。”顺友说:“娶了媳妇就在一个炕上睡觉?”婶子说:“小孩子家,别瞎说。”顺友不服气:“二丫儿说的,她看过你和叔叔搂着睡觉。”婶子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:“再瞎说!”
学校放暑假的时候,顺友放下饭碗就往二丫儿家跑。二丫儿爸盘腿坐在炕桌前喝酒,二丫妈坐在炕沿上给二丫儿盛饭。顺友靠在二丫儿家炕头的被摞上抱着大花猫,打开收音机,等着听刘兰芳播讲的《岳飞传》。
“顺友,你咋老往我家跑?是不是看上我家二丫儿了?”
“老娘儿们家,说话就是嘴上没遮拦。他大哥是民兵连长,咱家是地主成份。再说了,孩子才多大点儿呀?吃你饭。”
吃完饭,正巧对门儿的春妮儿来找二丫儿去村东的沙岗子上割柳条儿。二丫儿妈摸着顺友的头嘱咐:“二丫儿和春妮儿怕长虫,你胆子大,帮她们看着点。”“嗯。”顺友和春妮儿各自回家,拿了镰刀,匆匆往外走。“离水坑远点儿,早点回来。”二丫儿妈不放心,追出老远,嘱咐着。
村东沙岗子上的庄稼绿油油一眼望不到边,他们在田间排水沟的沟坡上寻找着编筐的柳条儿。春妮儿悄悄问二丫儿:“你去不?”“走。”于是,两个孩子穿过玉米地,来到一片坟地。顺友解开裤带,掏出小鸡鸡,对着老鼠洞撒尿。等了半天,还不见两个女孩儿回来。他好奇的穿过玉米地,看到两个女孩儿站起身,露出雪白的屁股。他闭了眼,心里像敲鼓,想看,又不敢睁眼看。
“干啥呢?”突然,二丫儿和春妮儿叉着腰站在他的面前。
“你不在那边呆着,跑这儿来干啥?”春妮儿步步紧逼。
“说,刚才看到啥了?”二丫儿撅了个苞米叶子,捶打着顺友的脑袋没完没了得追问。
“刚才我看见……”话没说完,顺友撒腿就跑。
这天,他们割的柳条儿不多。晚上,二丫儿眼泡红肿肿的来找他。
“顺友哥,我爸说他急等着柳条儿编筐用呢。明天再割这么点儿,就不给我买花书包了。呜呜……”
第二天一大早,顺友就去找二丫儿。二丫儿妈告诉他,二丫儿和春妮儿天刚亮就去李家老坟割柳条儿去了。顺友一路小跑来到李家老坟,没找到她们的踪影。又去村东的沙岗子,也不见她们的影儿。他灰心丧气的在沟坡割了一小捆柳条儿,背起就往家走。
路过大队的果园时,他看见园里的桃子稀稀拉拉的挂在树上,有些已经些红了。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,放下柳条儿,准备去偷几个桃子出来。他悄悄靠近茂密的排水沟沿,不小心差点踩在一个人身上。
“顺友哥,你想干啥?”
他低头一看,原来是二丫儿和春妮儿在沟边洗脚呢。
“顺友哥,你看圆子里的桑树条儿多好。”
三个人绕着果园转了一圈儿,果园四周到处都是槐树棵子编的篱笆墙。上面长满了刺儿,甭说是人,就连鸡也很难进入呢。他们三个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顺友用镰刀砍掉几颗槐树棵子,篱笆墙露出一个大洞。他猫腰厥腚往里钻,不小心裤子被划了个大口子。
良久,顺友从里面探出头,悄悄地说:“喂,看园子的哑巴不在,等着,我割了柳条儿递给你们。”
不大工夫,三个人就割了小山似的一堆柳条儿。临出来,顺友顺手摘了几个熟了的桃子,在垄沟的水里洗了,递给二丫儿和春妮儿吃。
火辣辣的太阳爬到树梢上,把地里的庄稼快烤着了。知了扒开嗓子,叫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二丫儿和春妮儿,刚才还嬉笑打闹呢,这会儿靠着柳条儿堆,睡得却像两个猪娃。顺友靠在她们后面,无论如何也睡不着。他爬在柳条儿上,见春妮儿侧躺着,二丫儿平躺着。二丫儿均匀的呼吸着,胸脯一起一伏,的确凉褂子下的两对小兔子不安分的跳跃着。顺友突生一种莫名的躁动,悄悄来到二丫儿身旁,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……
二丫儿觉得身上重重的,被什么压得喘不过起来。她以为是春妮儿和她捣乱:“干啥呢?睡觉也不老实。”顺友迅速爬起来,回到自己的地方假装睡觉。二丫儿用脚踢他的腚:“刚才干啥着?”“没干啥呀?”顺友坐起身,用手背揉着眼,不自然的打着哈欠说。“你压我,看我回家不告诉你嫂子。”
“你们俩儿吵吵啥呢?自己不睡,让别人也睡不安生。”春妮儿仰脸看看天空,对顺友和二丫儿说:“快晌午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“二丫儿,快看,那赶车的不是你爸吗?”顺友急忙把二丫儿爸喊回来,把柳条装在车上。一路上,二丫儿羞红了脸,狠狠地瞥着顺友。顺友低了头,不敢说话。所幸天近正午,没人看见。粗心的二丫儿爸只顾抽烟,一路上也没和他们搭话话。
大哥派人把二丫儿爸找到大队部,让他老实交代,是怎么教自己的女儿勾引贫下中农子弟的。二丫儿爸有苦难言,只是耷拉了脑袋,一言不发。第二天,公社召集各村干部、民兵在村中的老槐树下开批斗会,二丫儿一家都弯腰站在台上。
会后,二丫儿爸爸羞愧难当,上吊自杀。二丫儿妈也疯疯癫癫的在村中到处游走。二丫儿辍学在家,陪母亲艰难度日。最后不得不嫁给邻村一个大他十岁的光棍男人了事。
公元2008年的某一日,衣锦还乡的顺友找到二丫儿,解释说那年他只是好奇,并没怎样她。二丫儿半晌无语,抹把泪说:“顺友哥,都过去的事了,还提它干啥……”

共 244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篇文章写的是二丫生为地主的后代,被民兵连长的弟弟顺友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摸了身子,从而全家遭受重大劫难,反应了当时无辜的二丫的无奈,欣赏,问好,祝创作愉快!【编辑:尚林夕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2-07 22:42:10 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孕妇血糖标准值对照表
北京前海医院怎么样
女性心绞痛症状
相关资讯
也是其演讲的灵魂和向以色列传达的最重要的网络 2020-09-22

这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2月15日在“耶路撒冷文学奖”颁奖大会上,面对以色列总统佩雷斯、耶路撒冷市长尼尔·巴卡特和七百多名听众所做演讲中的一句话,也是其演讲

一轮残月窗外挂网络 2020-09-22

一轮残月窗外挂,愁屋把酒独垂泪。拼却肝肠图一醉,难解相思断肠肺?!觅好梦,尘世睡,多少辛酸为情公司有奖励; 产品 所有产品都有质保。累?缘何有情难共枕

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开幕严歌苓汪国真等齐网络 2020-09-22

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开幕 严歌苓汪国真等齐聚 人民海外版 11月19日,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办的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在广州拉开帷幕。吉狄马加、陈若曦、严歌

埋天怨地长嗟叹网络 2020-09-22

埋还会在接下来的30多天的恐龙展期间天怨地长嗟叹,行色匆匆似畏寒。注:(1)五月飞杨花:由于我们这里栽种的白杨树很多,进入五月,杨花盛开,天空中整天是杨

友情链接